数百封寄往天堂的家书见证一位七旬老人爱的坚守-伟德1946-伟德国际网址-伟德国际app下载【手机登录】
您当前的位置 :伟德1946 > 伟德1946-伟德国际网址-伟德国际app下载【手机登录】 > 公民道德 > 要闻 正文
数百封寄往天堂的家书见证一位七旬老人爱的坚守
2017年10月31日 09:30:32   伟德1946-伟德国际网址-伟德国际app下载【手机登录】
黎老的家中到处挂满妻子的照片
小本子上仔细写着他去看望妻子的细节
写给妻子的信已有数百张

  上周六是重阳节,很多老人都在家人或社区工作人员的陪伴下,欢快地过节,而在同泰嘉陵的一角,却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静静地坐在一块墓碑前,一瓶矿泉水、一些水果、三支香、一个播放着越剧的收音机,还有一封用毛笔写的长长的书信。

  一份坚守

  三年来风雨无阻看望亡妻

  每每提起老伴眼含泪光

  “这样的情景这三年来一直重复上演。他总是来得很早,带固定的几样东西,坐在那不说话。他几乎每周都来,不论刮风下雨,尤其在传统节日里,一定能看到他的身影。我们从未见过有人如此频繁地来看望住在这里的家人。”

  一来二去,同泰嘉陵的工作人员都认识了这位老人,会主动和他打招呼,也跟他聊聊家常。老人叫黎隆盛,今年76岁,曾是一名教师。墓里住的是他的老伴何剑平,也是一名教师,三年前何剑平因肠癌病逝,黎老也成了陵园的“常客”。

  “每每提起老伴,黎叔都眼含泪光,他说墓里住的是与他知心的人,他说他们这代人含蓄,更适合写信表达自己的感情,信上写的或是对妻子的思念,或是生活中的各种感悟,也可能是书里读到的好的文字,有时候是文章,有时候是诗,他说要把自己的所有事都告诉妻子,就好像她从未离开过。”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,他带的东西也是有故事的,比如矿泉水,是因为妻子在病中连喝口水都困难,现在解脱了就可以好好喝了;比如收音机,因为妻子生前最爱听越剧,他每次来都要播给她听;又比如点香,天气不好的时候可能点三支,天气好或是特殊日子可能燃九支,从早上6点多一直坐到中午11点多。

  一份思念

  唯一的合影剪下合成旅游照

  毛笔写的家信有厚厚一沓

  在陵园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记者联系上了黎隆盛老人,并走进了他在鄞州区太古城小区的家。

  一进门记者就看到,挂在客厅墙面上的原来女主人的照片,房间里也有,台面上还摆放着许多相框,里面都是二老的合影,但再仔细一看,记者发现每张照片里人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,背景却各不相同。

  “我们只有唯一的这张合影,我印了好多,贴在不同风景里,风景都是我从挂历上剪下的,就像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。”

  在老人家里,还藏有许多“寄往天堂的信”。黎老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他曾经“寄”给妻子的信的誊抄本。记者翻开几本看了下,上面写满了思念,也写满了生活。

  “剑平,我的好妻子:您恋恋不舍地一走已经整整一百天了,您这一走,把无尽的思念,无尽的悲痛毫无保留地抛给了我……”

  “剑平:您好!再过几天就到冬至了,这是您离世后的第三个冬至了。今年的冬至特别寒冷……”

  “剑平:今天天气晴朗,阳光灿烂。我趁天好,把换下来的被套,洗一洗,晒一晒……”

  黎老拿出一个小册子,上面用红圈圈画出了每一个他与老伴相聚的日子,有些特殊日子还做了标注。

  当记者问他为何过了三年还如此频繁地去看望妻子,黎老说,“那不过是我对她的一个承诺罢了。”

  一段回忆

  结婚时家境贫穷黎隆盛总觉得亏欠妻子

  是什么样的承诺让老人始终坚守?黎老向记者讲起了他与老伴的故事。

  黎隆盛大何剑平两岁,同是鄞州人,小学和初中都在一个学校,彼此本就认识,但仅限点头之交。

  “我在宁波一中读完高中,被分配到鄞州丽水公社社校当老师,我爱人的父亲正好是学校的督导。”因为黎隆盛在教学上有一套,又精通书法,颇具才气,何剑平的父亲看在眼里,暗暗相中了这个“女婿”。

  1964年,黎隆盛给何剑平写了一封表白信,信里说,“我们原来就是同学,现又同在教育岗位,同事关系是否可以进一步发展……”黎隆盛说,那个年代表达爱意都不能太显露,不便说出口的就用省略号代替,看信的人也是能懂的。

  不久后,黎隆盛等来了回信,上面简单几个字“同意进一步发展……”

  1966年10月22日,相爱的两个年轻人去公社登记领证了。“结婚过程也很简单,我家摆了一桌酒菜,这样就算结婚了。”

  因为家境贫穷,黎隆盛总觉得亏欠了妻子,“我很感激她能够嫁给我,那时我就暗暗立誓,要一生待她好。”

  在生活中,黎隆盛处处迁就自己的妻子,家中的大小事都由何剑平说了算,他说,“我完全信任她”;家中的脏累活从不让何剑平干,年夜前的大扫除他也一手包揽,包括床上用品的洗晒,他说“被子太重,她拿不动”;每到冬天,黎隆盛就不让何剑平的双手沾水了,洗菜、洗碗、洗衣服都是他的事,他说“她皮肤嫩,不该忍受寒冬的折磨……”

  在共同生活的48年里,两人除了工作几乎形影不离,买菜一起去,走亲戚一起去,一个要去学习几天,另一个陪着一起去。

  “当时工作很忙,五点下班后还要管孩子,唯一的一个星期天也有各种学校或村里的事找上门,属于自己生活的时间很少,我们没有甜言蜜语,但每天睡前都会交谈,谈当天的工作情况,谈孩子的培养,尽管平淡却从不觉得枯燥。”

  一个承诺

  “万一你真的走了,我也会常来看你”

  2013年11月底,非常平常的一个晚上,黎隆盛与何剑平各吃了一块冰西瓜,当晚何剑平不断起身上厕所,“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肚子疼,我就赶紧带她去看医生。”那一年,黎隆盛已经72岁了,什么也没说背上何剑平就下了五楼。但毕竟上了岁数,在楼梯间走走停停。

  经过诊断,何剑平被确诊为肠癌,这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晴天霹雳。尽管各地奔波求医,也用了最好的化疗药,但由于发现为时已晚,何剑平的状况每况愈下。到最后,医生建议不要再治了,黎隆盛仍然坚持“哪怕多挽留她一分钟也好,至少我还能看见她”。

  “她对我说,‘你要好好活着,我走的时候,不用家里人都来,大家都忙,只要有你陪着我走完最后一程就好。’我真的非常非常难受,我说你要相信会有奇迹,你不要害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,万一你真的走了,我也会常来看你,你不会孤独的。”

  2014年11月3日14时10分,何剑平走了,黎隆盛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情景,两位七旬老人紧紧握着手,没有什么话,就这样互相望着,直到最后一刻。

  黎老说,刚开始的时候,他真的无法接受,“我不断责怪自己作为一个男人,没有保住自己爱的人,也想随她一同离去。”讲到这里黎老难过地掉下眼泪来。

  “我们那个年代,爱一个人,就是今生认定了这个人了,她不需要多好,只要知我懂我,我写信给她,告诉她我的心情,就像她还在我身边。我也感觉,她还在继续鼓励我,好好地生活下去。”

来源:现代金报 作者:彭媛 编辑:吴越
相关稿件
扫一扫关注文明浙江
在线阅读